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瑞云原创作品室

制作与管理:天云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瑞云散文选:普济禅寺大院里的松鼠  

2014-03-27 05:55:11|  分类: 散文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瑞云散文选:普济禅寺大院里的松鼠 - 黄瑞云工作室 - 黄瑞云作品室

    普陀山普济禅寺是观世音菩萨最壮观的道场,是天下善人信士朝拜南海观音的中心。禅寺殿宇轩昂壮丽,气象恢弘。大院中长着许多古树,翠柏香樟,高大苍劲,树身大多裹满了苔藓或蕨类植物,无法揣测它们的年龄。大院里香烟缭绕,散发出清淳的香气。殿前进进出出的人们络绎不绝,流连忘返。大多是中国人,也有外国人;有僧人,也有普通人众;有年迈的老者,也有妙丽的少妇和英隽的青年。有的是来进香的,有的是来旅游的,也有的是旅游兼进香的。我还看到两队有组织的朝佛者,都是女性。一队是湖南衡阳来的,多上了年纪,穿着统一的黄色背心,背着红色香袋;一队来自南洋什么地方,衣着自然洋气得多,也年轻些。许多人都在拜佛,那些有佛学修养的人,拜起来有规有矩;一般进香者就没有章法。有的对每个菩萨都磕头作揖,这样作肯定没错,每个菩萨都会满意。有些妙龄少女大概不大原意挤进去,就捧着香向四方盲目地作揖,哪个菩萨来领受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我坐在大院一角的石凳上,看着这些男女杂沓五妆八色的人们,觉得颇为有趣。

  视线随着缭绕的香烟冉冉上升,升到葱茏的大树枝桠之间,忽然发现两只松鼠在树上戏逐。那是两只很大的松鼠,从头到尾足有二十厘米长。这显然是一对情侣,在大树上嬉戏,一前一后,在倾斜的树干上飞快地行走,从这个枝桠梭到那个枝桠,穿来绕去。有时后面那只停下来了,前面那只便略略回顾,后面那只又欢奔上去。一直追到树的上头,前面的便突然转身,拖着长长的尾巴,以十五度左右的斜线向另一棵大树滑翔过去,后面的也紧随其后,同样滑翔。两只松鼠,如此穷追不舍,从这棵树到那棵树,梭过来梭过去,它们的优美的姿态,轻灵的动作,是任何高明的杂技演员也无法媲美的。它们悠然自在,对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屑一顾,任大院里善男信女们颂祝祷告,来往喧腾,它们在上面毫不在意地自得其乐。我想到,所有在这所大院里的生灵,无论他们来自何方,无论他们各自以怎样的方式生存,到了这里,对观世音菩萨便都有所祈求,都有各自的愿望;没有任何愿望不作任何祈求的恐怕就只有这两只松鼠了。而恰恰是它们在这里满足了最大的愿望:生存;而且是绝对安全地生存,蛇蝎不会上去,鸷鸟不会袭来,到这里来的人们也不会伤害它们。

   松鼠通常生活在深树密林中间,不声不响,远远地离开人类。我生在山区,小时候常在山林里活动,很喜欢这种小巧轻灵的动物,但即使在深山里也不是经常碰到。偶而看到它们蹲在树枝上,双“手”捧着松子啃着,后面的尾巴高高地竖起,那优雅的姿势最为有趣。一发现人,它们会纵身一跃,逃之夭夭。我曾经认为它们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动物,生存的环境也最安全。后来一位猎人告诉我,任何动物都有天敌,松鼠也不例外,鹞子猫头鹰就是它们的敌人,看它们那么轻巧敏捷,一旦被猫头鹰发现便很难脱逃。这使我感到意外。然而后来发现它们最大的敌人还是人类。本来一般人不抓松鼠,也很难抓到。但一九五八年中国的大地上出现了一场旷古空前的灾难,叫做“大跃进”。其中有一项内容叫做“大办钢铁”,即使完全没有铁砂的地方也要“大办”,没有原料就收集“废铁”,挨家挨户,除了农具以外,凡属铁制的物品包括烧饭炒菜的炉锅尽皆“废”掉,用来炼铁。炼铁没有煤,就砍树,一山一山的树木被扫数砍翻。到了二十世纪中叶还烧柴火炼钢铁,大概只有中国人才想得出这样聪明的办法。报上曾经出现过两幅连环的漫画,第一幅画的是一座长城把整个中国包围起来,里面烽烟四起,几个外国人在城外惊慌失措。第二幅是有个外国人搬部梯子搭在城上一看,“原来是遍布全国的小高炉!”这是讽刺外国人“愚昧无知”的。大跃进还有一项内容是“大开荒”,男女老少齐上阵,把树木砍掉后再把地皮扒动,本来万木成林的青山,“开”过以后就都“荒”了!如此千山万岭的绿树青林,一年不到就被收拾干净。尤其可怕的是这种疯狂的破坏具有全国规模的性质。失去了森林,鸟兽便无法存活。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,我们那些山里还有大型的野兽如老虎豹子之类出没,豺狼獐麂更非常之多,山林里面百鸟喧啼,清音雅奏,四季不断;这种不起眼的松鼠人们不怎么注意它们。“大跃进”之后接着又是“三年困难”,山林仍不得安生。长期的饥饿,迫使人们挖掘植物残存的块茎,扑捉来不及逃亡的动物。野兽们从此便看不到了,鸟儿们也无处藏身,除了零星的麻雀乌鸦之外别的鸟都不见了。小小的松鼠也随之绝迹,原来松鼠虽小也是要依托茂密的森林的。没有森林了,他们被无法生存。这种荒废的形势一直延续到文化大革命,破坏的山林长期得不到恢复。直到改革开放,山林才逐步再现生机。近十年间,我几次回到家乡,看到山上的树木又绿起来了,各种飞鸟重新回来,兔子之类的小兽也逐渐活跃,大型的野兽如虎豹之类则仍然没有。我非常注意看有不有松鼠,然而没有看到。大概它们在一些地方绝种以后,残存在某个地方再繁殖分布需要一个过程。原来一种小动物的命运也反映出整个国家境况的变化,折射出一个时代的沧桑。我由此想到,普济禅院大树上的这对松鼠在观音佛母的庇佑下,能够如此逍遥自在,该是何等的幸运呀!普陀山上一定还有许多松鼠,进入禅院的这一对只是它们的代表。我为普陀山上的松鼠们祝福,也希望这种可爱的小精灵能重新在中华大地上活跃起来,更希望它们能看到中华大地的锦绣前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○○二年七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《五彩石》2004年第一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说明:因老师忙4百万字著作的工作,由天云儿代上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