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瑞云原创作品室

制作与管理:天云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瑞云散文选:月是故乡明  

2014-03-16 06:08:13|  分类: 散文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瑞云散文选:月是故乡明 - 黄瑞云工作室 - 黄瑞云工作室

  

  我的父亲是个农民,戴月披星在他是经常的事,因此很喜欢月光。高兴的时候,我听他唱过湖南乡下那种唱本上常有的开场诗,“月子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”;但他肯定不知道这还是宋代大诗人杨万里的诗句。

 正月新春,乡下有玩灯的风习,是一年中农民比较欢乐的时候。我家住在山上,难得有几趟灯上山来,孩子们走出门外,听到远处欢腾的锣鼓,多么想去看一看。正月十五元宵节,这个晚上的灯最热闹。我还未满四岁的那年元宵,父亲不知怎么来了兴致,对我说,“我带你去看灯”。我太高兴了,他搀着我走,有时也抱着。我家前面是一道山岭,山脊全是石头。没想到父亲只走到石脊上,就坐在一块石头上,说,“我们就在这里看吧!”我好丧气,这是山上,什么灯也不会来。山那边的天地比我们山里广阔,远处有许多村庄,只见一行一行的灯在那些村庄里出没,好像竞赛似的,锣鼓响得那样的热烈,还杂有连续不断的炮竹声,我多么想走近去看啊。——我们屋里偶尔也有灯来,当一列花灯在锣鼓声中从山那边出现时,孩子们高兴得跳起来。灯列慢慢地走进堂屋,按一定的程式催来催去,叫做“催灯”,是一种轻盈的灯舞。有一两个人拉着胡琴,三四个人唱着“调子”,有的人秀声秀气,有的人粗声大气;每唱完一段调子,锣鼓就响一阵。这样七八个回合以后,一声喊花灯分列两边,一头巨大的狮子从大门口爬进来。狮子是一个木制的狮子头,身子是用白布缝制的,里面一前一后两个人,相互配合在堂屋中玩各种花样。这时候大铜锣,双铙钹,轰隆隆一齐响了起来,说不出的多有趣。可现在父亲只坐在这清冷的山上面,我缠着父亲到山下村庄里去,但父亲不肯去。“太远了,这里也很好看嘛!”父亲说着,把我抱在膝头上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依他,心里痒痒的望着远处。正月十五的月光,照着田野,照着村庄,照着山岭,特别地清丽明净。村庄里的灯列出出进进,锣鼓声此起彼落。当一队队的灯经过远方的山岭时,高高下下,接连不断。灯火在月光下显得很小,也别有风致。灯列绕过山冈,看不见了,锣声钹声也渐渐隐去,只有清脆的鼓点却仍能从远处传了过来。最后鼓声也听不到了,只留下满山满地的月光。夜深了,父亲带我回家。那一晚我很不满足,但很奇怪,那情景却永远留在记忆里,而且越来越美,月光下的灯火永远在那些村庄里游动,锣鼓声也永远在那些山岭间喧响。

 山冲里的田都是梯田,一层一层的田垅随着地形屈曲,有一种自然的韵律。春耕时节,水田耕翻以后,看春水荡漾的梯田,真是美若画图。家乡的梯田虽不如云南哀牢山田那样壮观,那格局气象是相同的。翻耕好的田里需用水泡着,以保持泥土的融和。这时候,父亲晚上要出去看水,把水从水塘引到田里,水以灌三四寸深为宜,干了固然不行,太深又浪费了水,需要随时调节。有一天晚上,父亲带着我去看水,叫我站在一处靠山的田边,自己扛着锄头在田间转来转去,因要把水灌得一样匀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他转了一圈回来,站在田边让水慢慢流灌。这时,一轮明月升起在东山之上。父亲正对着月亮站着,锄头顿在地上,撑开右手扶着锄柄。清亮的月光照着镜面一般的水田,水面闪动着银白粼粼的波浪,田里的蛙声正闹得欢快。父亲说,“唉,好月光!”他对月光的赞美就这么简单,没有华丽的词汇,不是优雅的诗句,但那赞赏是由衷的,使人永不忘怀的。那夜晚山田月色的画图也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 一九四五年新年刚过,我考上了长郡中学。那是湖南省的名校,在全国都很出名。长郡本办在长沙城里,因日本强盗侵入湖南,省城沦陷,长郡和许多学校搬到蓝田办学,使山里的孩子得有机会同名牌学校结缘。当时我还未满十三岁,小学也没有毕业,竟然考取了,父亲很高兴,为了那一点学费,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我送进学校。没想到只读了一个多月,日本鬼子从湘乡和新化两头侵逼蓝田,学校匆匆疏散,我经过许多周折逃回家里。在家待了二十多天,心里非常苦闷。忽然得到一个讯息,长郡搬到了安化一个叫路馆的山谷里办学。那里离我家有一百几十里路。父亲毫不犹豫,立即决定送我前去。

  父亲把我的一个被窝卷,一小箱子书,一些杂物,还带了几十斤米,收合成一担担着。我只背了一个袋子,里面装了几件衣服。我们半夜里出发,下弦的月亮升在半空,晚风吹着有些凉意。父亲挑着担子,穿着草鞋,用他稳健的步履,一步一步地走着。田野,小溪,山间的小路,山里的村庄,全展现在清亮的月光下;静悄悄的,没有丁点儿声音。我有点害怕,走过山林的时候,希望前面有个村子,真正走过村子又怕狗子咬人。走在父亲的前面,怕吠着的狗挡路;走在父亲的后面,又怕狗从背后追来。父亲叫我还是走在前面。“不要怕,”他说,“你放肆走,狗就会让开,你越是怕它就越叫得凶,放肆走!”我的步子不齐,常妨碍父亲的路,所以仍然只能走在后面。穿过山间幽僻的小路,月光从或疏或密的树枝间筛落下来,我们在树枝的影儿里穿过。在树荫浓密的地方,仿佛走进了黑暗的巷道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月亮慢慢地西斜,我看到父亲的影子渐渐地长了。上山的路有些陡峭,月光下看到父亲的脚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着:左脚上去,右脚接着跟上;右脚上去,左脚接着跟上。有些地方坎子比较高,父亲着力时我看到他的脚有些发颤,脚上的草鞋也快要破了。我心里好难过,总希望这个山坡很快走完,但转来转去,仿佛没完没了似的。

  不知走过了多少的山路,穿过了多少的山冲,终于走到了一个山坳上,父亲说,“在这里歇一会吧”。他放下担子,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,用衣襟擦擦额上的汗。这世界好安静,听不到一点声音,只有父亲和我坐在这个山上面,看到群峰之上高高的天空,闪着几颗稀稀的星。放眼望去,可以看到远远近近无数的峰岭:山峰背月的那边黑黢黢的,向月的那边照得清亮。那些茂密的树木,耸峙的山岩,都静默无声。忽然一颗流星,倏地掉了下来,在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光来,照得千山万岭通体清明,但瞬息之间就熄灭了。坐了一会,忽听得树林深处,一只什么鸟儿银铃似地叫了起来,打破了夜的岑寂。父亲说,“天快要亮了”。我们又继续前进。月亮渐渐地失去了光彩,黎明之前反而比夜间显得黑暗,山下的鸡啼也一声一声地了上来,天真的很快就亮了。天亮之后,即使是山路也比较好走了。那天在路上,我们只吃了点家里带来的糌粑,路上没有停留。一百多里路,黄昏时候就赶到了路馆。

 我跟着父亲外出劳动的时候很多,他挑着担子送我上学也不只一次,但那一次肃肃宵征,踏着月光上路的情景留在记忆里特别深刻。童年离我已非常遥远,父亲也早在四十多年前遭遇不幸,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自父亲去世后的几十年间,无论是夜深皓月当空,还是更阑弦月西沉,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我总会想念父亲,想起往日那些情景。几十年间,我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,屈辱挫折,但我不敢消沉,不敢犹豫,即使从“反右”到“文革”长达二十年那样漫长而黑暗的日子里,我也会激厉自己,引领未来;仿佛仍在一条险峻崎岖的山路上,跟在父亲的后面,淡淡的月光下,看到他一脚接一脚地向上走去,迎接黎明的到来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00六年农历二月十四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《长江文艺》2010年第一期

版权声明

 为保护作者著作权,本工作室发表如下声明: 1.本博客所有作品均受版权保护,凡采用本博客的文章,须经原作者同意;如有报刊媒体选用,请按规定付稿酬,并寄样书(报、刊)。 2.未经作者书面协议同意,谢绝任何形式的使用、转载、网载、摘编,否则均视为侵权! 3.媒体或自然人一旦实施侵权行为,则视为对上述约定认可,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联系邮箱:huangruiyunok@163.com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说明:因老师忙4百万字著作的工作,由天云儿代上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